十年

刚刚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。她说家里寄来了一封来自雪兰莪州的贺年卡。她把内容大概念给我听,原来是我中学时候的笔友。

十多年没有联络了,突然收到这位笔友的来信,真的很惊讶。贺卡上附上了她的联络地址、电邮、还有联络电话。我摇了一通电话给她,原来她现在在KL的Marie France工作了,老家依然还是一样。

她问了我这几年的状况,猜想我应该是设计师还是漫画家了吧?可是她做梦也没想到,我已是一名网络工程设计师了。不过还是有着“设计师”的称号啊。

突然和十几年前的朋友联络上了,真的很不可思议。心里是特别开心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